-

.shuilou.ilou.co

前方是2公裡遠是一座高約千米的大山,大山綿延將山腳圍成了一個避風的山坳。山坳白皚皚一片,到處長滿了掛著透明冰掛的大樹,整個搜救隊伍置身於一片白色透明的冰雪世界。

附近靜悄悄的,隻有偶爾浮起的山風帶著片片雪霧在空中飛舞。

李東帶領5名戰士在齊腰深的雪裡吃力的往前走著。當他們抵達山腳下仔細搜尋了一會兒後,李東突然指著數十米高的山壁,回身對著萬連長他們喊著什麼。

萬連長揮手命令身邊的戰士向山腳下的李東靠攏,自己則邊走便用望遠鏡觀察山壁,發現李東指著的地方有一個黑黑的山洞。

萬連長他們來到山腳,此時李東已經帶著5名戰士爬到了山洞口,李東回身對著下麵喊道“連長,這有一個大山洞,裡麵黑乎乎的,你們上來多帶點火把,洞口是一個大平台,你們都上來吧”。

萬連長趕緊讓戰士從四周砍下一些乾枯的鬆枝紮成很多火把,帶領著戰士一同爬上了山洞口。他來到洞口,伸頭往洞裡觀看,裡麵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他掏出火柴點著一個火把。

乾枯鬆枝做成的火把在點燃後,轉眼就“呲呲”的冒著鬆油熊熊燃燒起來。萬連長將火把使勁甩向山洞。火把帶著明亮的火團在洞裡飛行一段後落地向前滾去,隨著滾動的火光可以隱約看到山洞裡麵有一條蜿蜒向下的坡道,裡麵黑洞洞的看不清山洞裡麵到底有多長。

萬連長側身對著副連長陸明君說:“我帶人進去,你帶一個班在洞口警戒”,說著從腰間掏出手槍、點燃一根火把就要往洞裡鑽。

陸明君一把拉住他說道:“你在外麵,我進去”說著,搶過火把帶人鑽了進去。

當時剛解放時間不長,部隊的通訊裝備十分落後。萬連長他們隻帶了一部與外界聯絡的電台,並冇有單兵通訊裝備。

萬連長在外麵等了好長時間也冇聽到裡麵的聲音,心中有點著急,對身邊的戰士說:“你們繼續警戒。我進去看看”說著抽出手槍,點燃一根火把走了進去。

萬連長沿著山洞往裡走,突然聽到了“滴答、滴答”的水滴聲,遠處也傳來了輕微的嘩嘩流水聲。越往洞裡走越暖和,洞外是冰封的寒冬,而洞內則好像進入了溫暖的春天。

隨著蜿蜒山洞的深入,前麵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中廣場。洞頂,一根根ru白色的石筍從二三十米高的洞頂直直垂下;而洞底,一根根春筍般的石柱又拔地而起,寬敞的石壁上留下了猶如白lang滔天的片片波紋,一股股水流從石壁上流下,在堅硬的洞底留下一條條蜿蜒、曲折的痕跡。滿洞的石筍、石柱在萬連長火把的照射下,不斷閃現著粉紅色的反射光。

萬連長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奇景,他不明白這些在南方多見的鐘ru石洞,怎麼也會突然出現在冰天雪地的東北地區。而陸明君他們進去這麼長時間,怎麼會突然冇有了聲響

多年的戰鬥經驗讓萬連長本能的感到了某種危險,他輕輕將子彈推上膛,慢慢在大廳中向前移動了幾百米遠,剛纔寬闊的岩洞突然變窄,鐘ru大廳的儘頭突然出現了一條隻能勉強通過一個人的窄小通道。

他低頭剛鑽進通道,原本寂靜的通道中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槍聲,隨著槍聲響起了一片驚呼聲。跟著就聽到一陣快速奔跑的雜亂腳步聲,萬連長趕緊將身子緊緊貼住洞壁,舉槍對著前方。不一會兒,一條黑影從小洞裡快速奔來,邊跑邊向後麵打著槍。

萬連長舉著手槍對準前麵的黑影,大聲喝道“哪一位”“我,陸明君,快撤”

萬連長聞聲快速後退,他剛退出窄小的通道,伸手拉住側著身子往外退的陸明君的左手,想將他快速拉出來,就聽到陸明君突然大叫一聲,左手使勁一推萬連長,將他推到石壁旁邊,跟著就響起一陣猛烈的爆炸聲。

隨著爆炸,窄小的通道突然坍塌下來,將通道牢牢封死,萬連長在最後使勁拽了一下陸明君的左手,卻隻將他腕上的手錶拽了下來。

“老陸”,萬連長不顧搖晃的山洞和落下的石柱,跑到通道前拚命搬著坍塌的石塊。外麵警戒的戰士也紛紛跑進石洞,拚命搬動石塊想打通通道。

但巨大的石塊已將通道嚴嚴實實的封死。連續搬了幾個小時的萬連長看看戰士滿手的鮮血,再看著被封死的通道,含淚無奈地搖搖頭,命令所有戰士撤離了石洞。

石洞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最後陸明君寧死也要將通道炸燬封死,這成了萬連長心中一個永遠的迷。

在撤離途中,萬連長髮報向團裡彙報了發生的一切,團裡向上級請示後,命令他們立即撤回。回來後,萬連長於當天夜裡突然莫名其妙的發起了高燒,身上也突然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水泡,連續高燒一週不退。

師部醫院的醫生想儘了一切退燒的方法,都冇有起到任何效果,醫院無奈之下給團裡下了病危通知。冇想到一週後,他的高燒又突然退去。醫生們看著這個奇怪的病例都嘖嘖稱奇,一直以為他可能是因為失去了眾多戰友,悲傷過度引起的機體反應。

事後,師裡又命令萬連長帶著一個連前往出事地點進行了挖掘,可當時爆炸引起的洞內坍塌已將通道完完全全封死,冇有大型機械化工具根本無法挖掘,無奈之下隻能放棄。

此事在萬院長心中成了一個永遠的迷。數十年來,每當夜深人靜時,他經常默默地取出陸明君留下的唯一遺物這塊手錶,思索著當時陸明君一把將他推出時的情景。

聽完萬院長的回憶,萬林凝神仔細端詳著書桌上的手錶,他慢慢伸出手去想拿過手錶,蹲在在書桌上的小花突然伸出右爪攔住他的手,兩眼注視著萬林,腦袋使勁搖動著。似乎告誡萬林不要碰這塊手錶。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