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萬林和小雅帶著小花已經走進陸軍學院,剛走到教學樓門口,一群從樓裡走出的女學員看到一個年輕威武的年輕中校和一個漂亮的女上尉,都不禁多看了一眼,

幾個女生仔細看了一眼萬林,突然捂著嘴驚叫起來:“哇,這不是小飛豹嗎,”聽到小飛豹,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呼啦”圍了過來,

萬林、張娃幾人一年的軍校生活給青chun四溢的女生們留下太多的記憶了,她們圍上來,這個摸摸萬林的中校肩章:“不對呀,一個多月前還是少校,怎麼成中校了”,那個拽拽萬林的衣袖:“真漂亮,”一群小姑娘有意無意的直接把小雅擠了出去,

蹲在萬林肩上的小花,瞪著兩隻圓眼好奇的張望著一群如花似玉的女生,看到小花可愛的模樣,幾個小姑娘喜愛地把手伸了過去,

小花看到伸過來的一個個小嫩手,突然張開嘴,“嗷”來了一嗓子,嚇得小姑娘們飛快地縮回手轉身就跑,跑出兩步回身對著萬林叫道:“小飛豹,有了漂亮姐姐就不認小學妹了,沒良心的”,

小雅在旁邊笑著叫著小花:“花兒,過來,彆嚇著小妹妹們”,小花“噌”的躥到小雅肩上,看到小花如此聽話,一群小姑娘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漂亮的小花身上,她們小心地圍過來,注視著小花,

此時正趕上學員下課,從樓裡陸續走出的學員聽到是給學院帶來榮光的風雲人物小飛豹來了,都圍了過來,衝在前麵的基本都是女學員,

萬林尷尬的站在原地,小雅歪著頭笑著在一旁看著萬林的熱鬨,萬林趕緊給周圍的學姐、學妹們敬了個禮,連連哀求:“讓我過去吧”,

看到小飛豹的窘態,女學員們笑著七嘴八舌的回答:“你要能衝出去我們就放你走,不然你就要給我們表演一個絕招”,“不行,不露一手不能放他走”,

女生們吵鬨著,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個個挺起豐滿的胸膛迎向了萬林

萬林臉sè通紅,回頭看了一眼一臉壞笑在傍看熱鬨的小雅,突然一跺腳,猛地從人群中竄起,一下越過圍觀的人群,隨著他的躍起,蹲在小雅肩上的小花也突然躍起追了上去,

圍觀的女生們發出一聲驚叫,看到頭頂兩道黑影劃過,轉頭看到萬林和小花已經脫出包圍,正向學院後麵的家屬樓狼狽跑去,看著萬林狼狽的背影,圍觀的女學員們突然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小雅隨後向他們追去,看到小雅追上來,萬林埋怨這小雅“姐,你也不給我解圍,就在一邊看熱鬨”,小雅咯咯笑著說“誰讓你那麼受小女孩的歡迎呢,我要攔著,她們還不吃了我,”

兩人走進學院後麵小雅家的彆墅,小雅向著後麵的萬林和小花舉起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悄悄打開門走了進去,

萬林和小花隨著小雅走進大廳,廳內空無一人,小雅帶著萬林輕手輕腳的走到父親書房前慢慢打開門,隻見兩鬢斑白的父親正坐在書桌前,神情肅穆,緊鎖著眉頭聚jing會神地注視著書桌上一塊手錶,全然沒注意悄悄走進來的小雅和萬林,

小雅看到父親如此聚jing會神,沒敢出聲,她慢慢向著書桌前走去,跟在後麵的萬林肩上的小花卻像發現了什麼一樣,突然蹭的躍起躥到書桌上,

正在凝神靜思的萬院長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一隻花貓,吃驚的猛然站起,抬眼看到小雅和萬林,

“爸爸,我回來了”小雅笑著走過去拉住父親的手臂,萬林則揚手敬了一個軍禮:“萬院長好”,

萬院長笑著衝萬林點點頭,低頭注視著書桌上的小花,問小雅:“這就是屢創奇蹟的小花豹,這麼小”,

書桌上的小花小心地圍著桌上的手錶轉了一圈,然後停下坐在書桌上緊緊盯著老舊的手錶,表情極為嚴肅,眼中藍光若隱若現,似乎在專注的琢磨什麼,

萬林看到小花如此專注一塊手錶,好奇的走到書桌旁仔細看看手錶,

手錶是一塊老式的瑞士產歐米茄手錶,表兩邊的黃sè皮錶帶已經微微發黑,帶著明顯磨損的痕跡,標下是一塊厚厚的紫紅sè絨布,看來是平時包裹手錶的,手錶的指針靜靜的停留在4點10分的位置一動不動,

小雅看到萬林和小花在看手錶,也十分好奇的一邊伸手拿手錶,一邊問父親:“爸爸,你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塊手錶,我以前怎麼沒見過”,她的手剛要接觸到手錶,傍邊的小花突然發出一聲低吼,嚇得小雅趕緊縮回手,滿臉驚奇的看著小花,

萬院長站在書桌後,指著桌前兩把椅子緩緩地說:“既然你們看到了,那我就給你們講講這塊手錶的來曆,你們坐吧”說著自己坐了下來,

萬院長目視著桌上的手錶,說道:“42年前,我當時是特種偵察連的連長,當時部隊接到地方請求,說在往東北長白山深處連續發生命案,地方公安部隊派出了一個班12人前往搜尋,可進山好幾天後突然失去了聯絡,地方上覺得這事很奇怪,全副武裝的一個班居然就毫無聲息的消失了,所以通報軍方請求協助”,

“我當時接到上級命令,立即和副連長陸明君率領兩個排的士兵趕赴山裡,當我們走進山裡5天以後,逐步接近了地方公安部隊失蹤的山區”

萬院長講述的語調越來越低,雙眼望向窗外,好像回到了40多年前,在東北崇山峻嶺的那個冰冷冬天,

那是42年前冬季的一個早晨,萬連長就是現在的萬院長和當時的副連長陸明君帶領兩個特種偵察排經過5天的連續急行軍,終於到達了地方公安部隊提供的出事區域,

冬季的長白山區佈滿了厚厚的積雪,大地銀裝素裹,白皚皚一片,積雪厚達小腿膝蓋處,低窪處則有齊腰深的積雪,100多公裡的山路,部隊居然走了整整5天,

當第六天清晨,心急如焚的萬連長帶著戰士趕到出事的一處山凹附近,身旁的副連長陸明君手舉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兒四周,突然說道:“連長,有點不對呀,來的路上,我們經常看到雪地上留有各種動物經過的痕跡,可你看這個山凹附近,怎麼沒有一點動物經過的痕跡,而且現在是清晨,正是各種飛鳥鳴叫的時候,可附近怎麼這麼安靜,”

萬連長仔細檢視了一下週圍,確實如副連長所言,他微聳了一下眉頭,命令一排長李東帶領5名戰士抵前偵察,自己用望遠鏡仔細觀察著前方的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