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常教授一把拉住他說道:“您這麼大年歲出去乾嗎有孩子們足夠了”他知道老人是放心不下幾個徒孫。

老人搖搖頭說道:“我上次救林兒他們的時候,當時就感到了對方有一個厲害角色,對方在山裡的氣息若有若無,最後悄無聲息的逃跑了,我怕溫夢幾人遇到他會吃虧”說著,他推開常教授就向外走去。

此時姍姍和小靜怡一聽,立即拉著爺爺的手喊道:“爺爺也帶我們去,我們也去大壞人”常教授知道自己勸不住老人,趕緊將兩個小姑娘拉過來說道:“你們不能跟著,太危險了”。

兩個姑娘執拗地說道:“不嘛,我們也跟著爺爺出去見識一下,看看師哥、師姐怎麼打壞人”接著死死拉著爺爺的不鬆手,仰著小腦袋滿臉祈求的樣子,兩眼急得水汪汪的。

爺爺站在原地想了一下,說道:“也好,小時不經經風雨,長大了又怎麼去見大世麵,長長見識對她們有好處,走”說著,一手拉著一個就向外走去。

常教授一看就急了,知道自己阻攔不住祖孫三人了。他趕緊跟出客廳,扭身就進了溫夢和吳雪瑩的房間,也顧不得這是大姑娘閨房的忌諱了,直接從溫夢的裝備中抽出一把手槍在手中掂了一下,從分量上立即判斷出槍上彈夾是滿的,他把手槍插進口袋就追了出去。

老人自己出去他不擔心,可帶著兩個小姑娘他可就不放心了,一旦有事情發生,老人可就不見得能照顧她們了。

王墨林進山到萬家小院的時候給他帶去了武器,可那隻是為了讓小靜怡和姍姍學習使用槍械的,不能帶出山,所以他現在隻能暫時借用溫夢的了。

兩個老人帶著姍姍和靜怡急匆匆的來到街上,爺爺止住腳步左右張望了一下,他身邊的靜怡立即指了一下左邊的街道,老人扭頭向左側望去。就在這時,“嗷”一聲長吼從左側的空中傳來。

兩個老人立即拉著小靜怡和姍姍向左側街道快步走去,他們已經聽出這是小花的吼聲,這是在為萬林指示方向。

此時,亨利也正在街上急匆匆地地走著,向與兩名手下商定的巾幗商城方向走去。他邊走邊在腦海中分析著現在的情況:兩個手下已經殺了兩個警方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警方的注意力應該集中在自己三人身上了,那城外的警力就應該相對空虛。

他想到這裡,立即從口袋中掏出電話打了出去。昨晚他已經接到黑鷹小隊長的電話,說他們押解著貨物已經到達城郊約定的停車場,目前正在那裡待命。

他接通黑鷹小隊長的電話,急促地說道:“立即按原定線路出發,不用等我們,我們隨後追趕你們”他隨即掛斷了電話,現在對方所有注意力既然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正是運送貨物的大好時機。

他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中急匆匆的行走著,兩眼密切注視著周圍的動靜,每到一個有攝像監視器的路口,他都把頭低下,快步躲到一個身材高大的行人身後,避免被攝像頭直接照到自己的臉龐。

就在亨利加快速度接近市中心時,“嗷”空中又突然傳來了一聲威猛的吼聲。他立即停下腳步抬頭望向空中,他已經清晰地分辨出這次的吼聲,已經比第一次的吼聲更加接近了自己。

亨利的心中突然抽動了一下,猛然醒悟到:自己麵對的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小動物那是已經人、獸合為一體的凶猛花豹。那隻看似嬌小的小動物,肯定有著超乎尋常的嗅覺,說不定已經在空中嗅到了自己身上的氣味,當時自己在大山中與它近距離接觸過。

亨利想到這裡,右手猛地扶到了腰間,腦門上立即冒出了一層冷汗。這裡可不是大山之中,不是自己當時伏擊對手的孤山野嶺了這裡是人家的大本營,有著成千上萬的軍警。自己就是想挽回黑鷹的麵子,也不能把自己的小命搭在這裡呀

他想到這裡,快步走到一個街角停下了腳步,掏出手機通知兩個助手,命令自行趕到市郊的停車場,自己已經無法趕過去接他們了。

他打完電話迅速觀察了一遍周圍,見路過的行人都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顯然是發現了他老外的身份。他趕緊轉身往回走去,看到街邊有一條安靜的小衚衕,他扭身就拐了進去,快步向衚衕中間走去。

他已經意識到對方是循著氣味追蹤而來,所以他必須儘快找到車輛鑽進去脫離這裡,決不能再暴露在空氣之中。

他順著小衚衕快步向裡麵走去,淩厲的目光緊緊盯著衚衕前方。剛纔的街道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可這條鬨市中的小衚衕卻極為安靜,偶爾有幾個提著菜籃的老年人從衚衕中走過,走過時都用驚異的眼神望了他一眼,顯然是在心中詫異:這個老外怎麼跑這種小衚衕來了

亨利顧不得理會那些詫異的目光,隻是大步向前走著。他此時的心中確實有些著急了:必須儘快找到一輛汽車將自己隱藏進去,迅速脫離這座城市,在這裡多呆一分鐘,就會多一分危險。

現在花豹就在這裡可自己在這座城市中一旦與花豹正麵接觸,無論結局如何自己都會在城市中暴露,那時自己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無法從軍警的千軍萬馬中安全走出這座城市。

亨利的腦中迅速對形勢做著判斷,他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先脫離這座城市,再尋機與花豹對決。現在花豹既然知道自己尋找來了,就絕不會龜縮不出,那對於一個特種兵來說絕對是一種恥辱過去是他在尋找花豹,可現在已經用不著再去尋找了,兩人的位置已經倒轉,對方一定會千方百計地尋找到自己。

就在這時,亨利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低沉的馬達聲,亨利心中大喜,立即側身用眼光掃過整條衚衕,整條衚衕靜靜的空無一人,一輛黑色小轎車正緩緩從他身後駛來。他的眼中立即閃過一道冷光,立即將身子挪到本就不寬的衚衕中央,放慢了腳下的速度。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