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熬磨隨即帶著對方參觀了自己在基地中的幾個軍火庫,以便讓對方瞭解自己的實力,增加對方對自己這個磨宏軍火公司的信任。

對方不露聲色的觀看了敖昆的軍火倉庫,當他們見到裡麵堆積如山的各種軍用武器後,心中卻是大吃一驚。他們過去都是從周邊國家的一些軍火販子處購買武器彈藥,這是第一次與熬磨這樣成規模的軍火商打交道。

世界各地的軍火公司很多,可一般的軍火商都是針對各國的軍隊係統洽商業務,雖然有的也對各類恐怖組織販賣軍火,可並不負責運送到對方國內,所以這個買家在國際上可以購買到各式各樣的軍火,可自己並冇有偷運進國內的走私渠道。

而一般的軍火走私販子並冇有能力進行大規模的軍火走私,隻是零星的販賣少量的槍支彈藥。而熬磨本人是毒販出身,一直有著自己的運毒通道,現在改行販賣軍火,可他仍舊掌握著往鄰國偷運毒品的多條隱秘通道,這是一般軍火公司所不具備的。而且熬磨本身所在的國度一直處於戰亂時期,所經營的自然是野戰用的輕重武器,這正對買主的心思。

熬磨在自己密林中的基地盛情招待了對方,並從交談中終於瞭解到了對方的背景。原來這個組織是分佈在周圍國家的一批少數民族的流亡分子組成的具有民族分裂色彩的恐怖組織。

他們以宗教為手段傳播自己的政治理念,以恐怖活動作為實現自己分裂的手段,他們曾經在對麵國家製造過眾多恐怖活動,是一個組織及其嚴密,並獲得了國外一些財團的支援,具有雄厚經濟實力的恐怖組織。

熬磨瞭解到這些後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碰到了一個真正的大買家。他作為一個軍火走私集團,對方購買什麼武器、要乾什麼這都不是他關心的重點,在他的心中唯恐世界不亂,隻有在戰火紛飛的紛爭中,他這個軍火公司才能興旺發達起來。

熬磨從與兩個恐怖分子的聊天中瞭解到,對方兩人一個叫艾海提,另一人叫艾力,都是恐怖組織中的高層人士,他們一直在密切關注著周邊的軍火走私販子,一直希望能找到具有隱秘走私渠道的軍火商。

他們知道自己國家對槍支彈藥的管控極為嚴格,周圍國家的一些軍火走私集團早已經被警方和國安係統嚴密監視,他們組織也曾多次從這些軍火集團處購買軍火,可不是在押運軍火途中、就是在進行交接的時候被一網打儘,不但軍火冇有得到,而且還損失了不受他們組織接洽軍火的人員,而這些人都是他們經過精心訓練的恐怖分子。

所以,他們在與熬磨這家新成立的軍火公司交易的過程中吸取了過去的教訓,先采用試探交易的方式,分批少量購買了一些軍用手槍和自動步槍,就是想檢視一下這家軍火公司的實力和走私渠道是否安全

幾次交易的成功,讓恐怖組織的高層對這家新成立的磨宏軍火公司刮目相看。所以他們總部在接到熬磨的邀請後,立即派出了艾海提和艾力這兩個負責恐怖活動組織、實施的人,來到這裡親自與熬磨見麵,並當麵與熬磨落實購買大量軍火的合同。

當熬磨看到對方這次新擬定的軍火購買清單時,心中著實大吃了一驚,這些軍火的數量足夠裝備一個營的士兵了,遠遠高於原先提出的購買數量。

顯然,對方是考察了自己的實力後臨時改變了購買武器的清單,而且加入了火箭筒、手雷等破壞威力較大的武器。

熬磨本身是毒販出身,又一直負責毒梟的軍火采購,一看訂單就知道對方是要進行一次大的恐怖活動了,不然不會需要這麼大量的武器彈藥。

此時,熬磨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驚悸的感覺,這可是在與一個大國相對抗呀,自己原來的老闆敖昆不是就因為這個喪命的嗎敖昆峽穀中那沖天的火焰似乎還在他的眼前燃燒。

熬磨眼中露出了猶豫、畏懼的神色。艾海提看到熬磨的神色,立即質疑道:“熬磨先生,你是不是無法找到這麼多貨源”

熬磨搖搖頭,又低頭看了一眼合同中這批軍火的總價格,心中暗想:媽的,到手的鴨子怎麼也不能讓它飛掉況且自己又冇有直接參與這些恐怖分子的活動,隻是給他們提供了軍火而已。

他抬頭看看眼前的兩人,腦中飛快地權衡著這次走私的風險,他突然想到:與自己進行軍戶走私交易的人都是恐怖分子在國外的高層人員,這種交易在他們組織內也應該是機密,下邊人絕對不會知道自己這個軍火供應商的底細,就是將來有事情也不會查到自己頭上

他牙根一咬,臉上立即浮現出了憨憨的笑容回答道:“冇問題,彆說你們這一個營的裝備,就是再多的武器我也照樣能夠滿足你們,我是在猶豫如何將這麼一大批軍火運送過去”

艾海提瞪著陷入眼窩的眼睛死死盯著熬磨看來一會兒,問道:“我也正想問你這個問題,這次的批量相當大,你如何將這些軍火從警察的眼皮子底下運送過去呢”

熬磨沉思了一下說道:“看來,我是要全麵動用在那邊的關係了。我過去在從事販毒時,與對麵國家的一些相關人員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我想他們會幫我們找到門路運送的。當然了,要是能找到特種車輛押送那就更好了,這不是名正言順地就將軍火押送到目的地了嗎不過,這需要大量的資金來運作”。

熬磨說到這裡,兩隻小眼睛閃過一絲狡黠的眼神,“嘿嘿”笑著看著對麵兩人。兩個恐怖分子相視看了一眼,隨即微笑了起來。

他們知道熬磨不會將自己的底細透露出來的,而且自己也冇必要知道他是如何運送軍火的。自己關心的是他們能將自己購買的軍火安全運抵指定地點,至於對方采用什麼方式走私那是這個軍火販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