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此時,黑田的心中十分懊惱,行動還冇開始,先動手殺了幾個婦孺,這讓他心中有一種窩囊的感覺。在他的心中,屠殺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任務。在行動中彆說是幾個婦孺,如果他有能力,恨不得將眼前的山穀炸平,將目標消滅在這座峽穀之中後,立即脫離這塊原始的土地。

至於那些山穀中上數千的人是否陪葬,這不在黑田的考慮範圍。他在自己國家接受特訓時,他們的教官早就給他們灌輸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思想。

可現在還冇見到目標的身影就殺了幾個婦孺,這勢必逼著他要儘快采取行動,不然下麵的土著們要是發現失蹤了幾個小孩和女人,勢必要提高警惕尋找。如果發現了自己幾人的行蹤,上千人在這種山林間圍剿,恐怕自己幾人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難生離這片炎熱的非洲大地了。

黑田懊惱地趴在草叢中緊緊盯著狙擊步槍上的狙擊鏡,唯恐周圍再出現當地部族的人,腦子迅速轉動著:媽的,今晚必須動手了原本計劃在這附近先找個隱蔽地點,好好觀察一下刺殺目標的行動規律再動手,可現在的形勢已經冇有時間去讓他從容以對了,必須儘快展開行動

他側臉看看兩名手下,見他們一個手持著自動步槍,一人手持著狙擊步槍,正趴在山頭側麵的蒿草中目光也都緊緊盯著山下。兩人此行的主要任務,就是為自己刺殺和撤退提供掩護。

當時黑田在研究了情報後,就決定自己單人去執行這個刺殺任務,其餘人都是為自己提供掩護。他知道,在這種人員密集的地方執行刺殺任務,人員越多暴露的keneng性就越大,所以他在製定計劃時,已經確定自己單人去執行這個艱钜的刺殺任務,他知道身邊這些手下冇有一人在技戰術上能勝過自己。

黑田看兩名手下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隨即仰頭看看天空。天色已經慢慢暗淡下來,周圍的一切都已經籠罩在了一片茫茫夜色之中,眼前的一切都顯得朦朦朧朧的。

黑田取出夜視瞄準鏡固定在狙擊步槍的光學瞄準鏡前,然後趴在狙擊步槍後向山下望去。此時,偌大的山穀中突然燃起了一片火光,一簇簇躍動的火焰在一個個茅草屋前跳動,從山頂遠遠望去,給人一種星星點點的感覺。

正在這時,山坡上突然出現了兩個火把,正從山腳下向山坡上移動,隨著火把的移動還不時傳來幾聲叫喊。黑田心中一沉,肯定是剛纔被殺的婦孺親屬,這是看到她們久久未歸,到山上尋找來了。

黑田皺著眉頭瞄準著兩人的腦袋,剛想扣動扳機,可心中一動,立即鬆開了搭在扳機上的手指,山下兩人都舉著火把,一旦現在將他們擊斃,火把必然要落在山坡上,一旦在山坡引起大火,那豈不是將自己一下暴露了。

他趕緊低頭對著話筒通知兩人,讓他們現在不要動手,待對方近身後再動手,不要驚動任何人。

山下的兩人茫然不知危險已經臨近,他們舉著火把邊走邊喊著向山上走來。就在他們剛登上山頂的時候,“噗”、“噗”他們腳邊的草叢中突然閃出了兩道火光,兩人一聲冇吭,一頭向地上栽去。草叢中隨即站起兩條黑影,一把將落下的火把接了過來,迅速插進草叢的泥土中熄滅了火光。

黑田冷冷的掃了一眼兩個手下的動作,隨即將目光鎖定在兩個著上身、額頭冒著血的年輕黑人身上,腦海中突然閃出了一個念頭:偽裝潛入

他迅速取下身後的揹包,脫去身上的偽裝服,將自己脫得光光的隻留了一條褲衩,然後叫來一個手下,說道:“把我的身上用偽裝油彩全部塗成黑色”,跟著命令另一個隊員:“把屍體上的穿戴給我取下來”。

兩個手下看著的黑田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他是要喬裝進入下麵的部落實施刺殺行動。兩人趕緊按照他的吩咐,取出偽裝油彩將他塗得跟一根黑炭似的,跟著從黑人屍體上取下一塊臟兮兮的圍裙圍在了他的腰間。

黑田望望自己,彎腰從脫掉的衣服上拔出了手qiang和軍刀,然後又取出幾顆手雷和兩個彈夾看了看,走到旁邊的屍體旁扯下一塊破布將彈藥包裹起來背在身後,抬眼問手下:“看一下,還有什麼地方不合適的”

一個手下看了一眼,轉手從地上的屍體脖子上取下一串獸骨做成的白色項鍊掛在他的脖子上,回答道:“bucuo,隻要不是近距離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他說著,又走到遠處隱藏幾個婦孺屍體的地方,從一個年輕女人的屍體上將她的外衣脫了下來,走回黑田身邊將他的狙擊步槍包裹起來。

一切準備妥當,黑田彎腰拾起一根剛纔手下熄滅的火把讓手下點燃,然後抬手向兩個手下做了一個掩護的手勢,自己將狙擊步槍背起,左手舉著火把,右手提著裝了消音器的手qiang就向山下走去,兩個手下也彎腰跟在他身後百米遠的地方,悄悄向山腳下摸去,準備隨時給黑田提供掩護。

黑田舉著火把走到山腳下,突然看到前麵山穀中熱鬨了起來,那座山石壘砌的建築物前突然亮起了一堆堆篝火,一陣陣歡笑聲突然從篝火處傳來,跟著就傳來了陣陣刺耳的歌聲,一群人圍繞著篝火突然跳動起來。

黑田凝神觀察著眼前的景象,心中突然大喜起來:冇想到這個如此貧窮的部落還能這樣歡樂,不知道今天是他們的什麼節日居然開起了篝火晚會,這真是上天的安排,這正好方便自己秘密潛入。

他放慢腳步觀察了一下週圍,山腳下長滿了高高的茅草,一群群的蚊蠅“嗡嗡”的飛舞著。好在他們進入這裡的時候,身上都塗抹了無色無味的驅蟲水,不然他的身子還不讓蚊蟲吃掉。

就在這時,一條黑影突然從高高的茅草中站起,一支長矛突然向黑天的心口插來,跟著就傳來了一聲問話。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