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一行人一直盯著他,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此時看他突然笑了,洪濤一拍自己腦袋,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小子是不是要給我們立功授獎了”

大家聞言大喜,幾人手腳飛快地抓住萬林的胳膊腿就把他舉了起來,大聲問道:“說”萬林趕緊求饒道:“嗬嗬嗬,冇錯,冇錯趕緊動手了,下午三點司令員親自過來授獎”

“哈哈哈”大家興奮地將萬林放到地上,紛紛跑出會議室四處尋找打掃衛生的傢夥。

這時,招待所所長也帶著幾個服務員走了過來,他看到萬林他們都在會議室忙活著,笑著問道:“萬副隊長,怎麼你們跑這裡忙起來了我是剛接到軍區後勤部命令,說下午三點要用會議室,原來是你們開會呀”

萬林笑著點點頭,說道:“會議室的衛生我們包了,給佈置一下主席台吧,一定要莊重”,所長笑著說道:“好嘞,那衛生就辛苦弟兄們了”說著看看主席台,轉身對著身後幾名服務員佈置了一番。

下午三點,萬林帶著突擊隊員早早就坐在了會議室中等待著司令員的到來,每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微笑。

三點整,司令員鐘寒睿上將在作戰部部長高利和副部長黎東昇的陪同下走進了會議室。

“全體起立,立正,敬禮”萬林高聲喊道,所有突擊隊員立即站起,整齊劃一的立正敬禮。

司令員炯炯有神的雙目掃過敬禮的隊員,然後看看窗明幾淨的會議室,與高利、黎東昇三步走到主席台座位前,抬手回禮,跟著坐了下來。

“禮畢坐下”萬林大聲喊道。司令員的表情嚴肅,炯炯的目光掃過下麵每一個隊員,半晌冇有出聲。

會議室寂靜無聲,在司令員威嚴的目光下,突擊隊員的呼吸都似乎停止了,可每人都是麵不改色,坐在座位上腰板挺得筆直,雙眼直視著司令員威嚴的目光。

“哈哈哈哈”,司令員突然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眼中那股淩厲的光芒突然消失了,“好,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這纔是我鐘寒睿手下的兵”

他臉上笑容還冇有消失,身子猛地站起,聲音中突然變得低沉有力:“我今天親自過來,就是了宣讀一份命令,全體起立”他說著,接過黎東昇遞過的一份檔案,抬頭看了一眼下麵挺立的隊員。

“命令:花豹突擊隊榮獲集體一等功一次。花豹突擊隊副隊長萬林中校榮立特等功一次,晉升上校軍銜。隊員成儒、風刀、張娃三位少校均榮立特等功一次,晉升中校軍銜。其餘花豹隊員均榮立一等功一次”。

司令員放下舉著的檔案,威嚴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祝賀你們”“敬禮”萬林大喊道。

司令員回禮後又接過黎東昇遞過來的第二份檔案,繼續大聲念道:“命令:免去黎東昇花豹突擊隊隊長職務,脫離花豹突擊隊編製;免去萬林花豹突擊隊副隊長職務,任命其花豹突擊隊隊長。晉升花豹突擊隊員洪濤、啟東、魏超、汪洪少校中校軍銜,脫離花豹突擊隊編製,另有任用”

此令一出,台下的人都愣住了,洪濤幾人的眼中突然流下了眼淚,他們愣怔怔的望著司令員一動不動,任臉上的淚珠往下流淌。

萬林他們也愣住了,他們誰也冇想到會將洪濤幾人調出突擊隊。“報告”洪濤突然大聲喊道,“講”司令員雙目注視著洪濤嚴厲地說道。

“報告,我們幾人請求不接受晉升,繼續留在花豹突擊隊”洪濤大聲喊道,啟東、魏超和汪洪也大聲喊道:“請求繼續留在花豹”此時,他們的眼淚已經佈滿了黝黑的臉龐。

離開花豹突擊隊,就意味著他們將離開這一群生死與共的兄弟這道命令猶如一把利刃刺進了幾人的心裡,他們寧可不要立功晉銜,也要與自己的兄弟並肩戰鬥。

司令員目光緊緊盯著洪濤四人的眼睛,半晌冇有說話。所有突擊隊員都渴望地望著司令員,請求他將幾個老大哥留下。

半晌,司令員的目光突然變得柔和了,可語氣依舊鏗鏘有力:“花豹是什麼它是我們軍區,我們國家的一柄利刃我們一定要隨時保證它的鋒利。你們年歲已經大了,不再適合在隊中了,新陳代謝,這是自然規律,你們黎東昇隊長不是也出來了嘛”。

司令員扭頭看了一眼高利,坐到椅子上說道:“你給透露點軍區的安排吧,不然這幫小子不踏實”,高利點點頭站了起來,對著洪濤四人說道:“退出花豹突擊隊,並不意味著你們結束軍旅生涯。你們後麵的任務會更艱钜。經軍區研究,並報軍委批準,我們軍區將在近期組建一個特戰旅”。

他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司令員,司令員笑著說道:“沒關係,這些隊員都是我們的嫡係,不怕泄露軍事機密”

高利點點頭接著說道:“那就繼續給你們透露點訊息,新組建的特戰旅將在軍區特戰大隊的基礎上進行擴編,我們軍區打造一支能征善戰的大規模的特戰隊伍。屆時,將任命黎東昇兼任少將旅長,你們幾個老隊員了,就當他的副手輔佐他吧,哈哈哈哈”。

“敬禮”洪濤突然大喝一聲抬手敬禮,萬林離開座位走過來使勁擁抱了幾人,眼中流出了激動的眼淚。萬林他們都明白了,洪濤幾人並冇有脫離特戰部隊,他們是被軍區委以重任了他們這幾位老大哥高興。

從萬林入伍開始,就是這幾個老隊員手把手的教著他;他萬林走到今天,是這幾個老隊員共同扶持著從戰場上一步步走過來的,他的內心深深感激著幾個老大哥。

洪濤抬手推開萬林,重重的拍拍他的肩膀,深情的擦去他臉上的淚痕,說道:“司令員說得對,新陳代謝,我們是該離開了。突擊隊就交給你了,彆讓我們幾個老哥失望”

萬林重重的點點頭,大步走回了座位,臉上浮現出了一種堅定、剛毅的表情。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