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萬林聽完劉副局長的介紹,對案情有了一個大體的瞭解。他沉吟了一下問道:“周圍的居民都撤出了嗎你把街區地圖給我看看”,“已經疏散了”劉副局長回答著取出一張市區地圖打開,指著地圖詳細向萬林介紹了案發地點的周邊環境和警方目前的部署。

十幾分鐘後,警車帶著萬林他們來到了現場,街道早已被警方從兩邊封鎖,警戒線內分佈著眾多警車和警察,街上見不到一個行人,靜悄悄。警戒線外麵停著幾輛新聞采訪車,幾架攝像機架在警戒線外對著裡麵。

萬林在車內老遠就見到了前方的新聞采訪車,他皺了一下眉頭,隨即掏出電話撥通了後麵車上洪濤的電話,命令他們不要暴露在新聞媒體麵前,自己也隨即摘下軍帽遮擋在臉上。

警車和洪濤他們的車輛駛過警戒線,停到一輛標著特警字樣的黑色中型麪包車後停下,萬林幾人立即跳了下去躲到了幾輛車後。

這時,楔從啟東懷裡竄到了萬林肩上,轉動腦袋四處張望了一下。一個身穿警官製服和全套特警裝備的武警快步走了過來,劉副局長對著萬林介紹道:“這是我們市局王局長,這是特警隊周隊長”。

萬林抬手向王局長敬禮說道:“a軍區特戰大隊萬林奉命報到”王局長回禮後握住萬林的手,說道:“你們可來了”他說著打量了一下萬林,突然發現眼前這箇中校如此年輕。

他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目光,扭臉看了一下邊上特警隊的周隊長,見他雙眼緊盯著萬林肩上的楔,滿眼的驚喜神色。

萬林也扭臉看了一眼邊上的周隊點點頭,然後說道:“我們是臨時接到命令,並冇有攜帶武器,能否請周隊長給我們相關裝備另外,我們的服裝也要更換一下,我不希望我的人暴露在媒體麵前”。

王局長愣了一下,不明白這群人過來執行任務怎麼會不攜帶武器裝備劉副局長趕緊在旁邊解釋道:“他們是在附近休假,臨時接到的命令趕來的”。

王局長這才明白,趕緊說道:“周隊,把你隊員的裝備給他們”說著,扭頭望了一眼萬林身後的洪濤幾人,見洪濤吊著胳膊、啟動臉上貼著紗布,有些詫異地問道:“你們有傷”

洪濤幾人冇有回答,隻是笑了一下。周隊長聽到王局長的話,立即對著耳邊的話筒喊了幾句,幾個隊員飛跑過來迅速摘下身上的裝備,脫掉了身上的防彈衣和特警服裝,然後連同身上的手槍、微型衝鋒槍遞給了萬林幾人。

萬林轉過身對著洪濤幾人說道:“我們到車內更換”,跟著又對周隊說道:“把你的狙擊手撤下來,我需要兩支狙擊步槍”說著,抱起特警衣服和裝備跨上了旁邊的中型麪包車。

車外,王局長有些驚疑地目光看著周隊和劉副局長,小聲說道:“這個副隊長怎麼這麼年輕,行嗎”特警隊的周隊擺擺手,低聲說道:“你冇看到這個副隊長肩上的那隻貓嗎如果我冇猜錯,這就是軍內最著名的花豹”

王局長和周圍幾個特警一驚,他們早就聽說軍中有一支強悍的特種部隊,冇想到卻在這裡見到了。劉副局長一拍腦袋,恍然道:“我說他們剛纔見到媒體立即把臉捂住了,原來是這支神秘的部隊”。

萬林幾人很快就換上特警隊的黑色隊服走了出來,幾人上身防彈背心,頭上戴著頭盔,耳邊掛著通訊器材,大腿外側綁著著手槍和匕首,手上著微型衝鋒槍,全然變成了一個個威風凜凜的特警隊員。此時,洪濤也已經把脖子上掛的繃帶取了起來,左臂微微彎曲在胸前,單手著微衝。

這時,魏超和小雅、玲玲的車也趕了過來,周圍的人見到小雅和玲玲從車上下來大吃一驚,冇想到派來支援的軍人裡麵還有兩個美女。

萬林扭身對小雅問道:“小妹安置好了”小雅看了一眼周圍回答:“安置好了,我把晉月留在醫院照顧小妹了”。

萬林點點頭,命令魏超進車換裝備,然後扭頭問周隊:“你們冇有女警服裝嗎”周隊詫異地看了一眼抱著小白的小雅和玲玲,他冇想到這兩個美女也是戰鬥隊員,他搖搖頭說道:“我們這次出來的都是男隊員”。

萬林擺擺手冇有強求,他扭頭看看周圍,簡單地跟幾人說了一下案件情況,然後帶著幾人走到車旁向前麵的餐館方向望去。

周隊長把脖子上的望遠鏡遞給萬林,萬林舉著望遠鏡仔細觀察著前麵,前麵路上停著好幾輛警車,警車上佈滿了彈孔,車後幾個特警隊員趴伏在車身上,舉槍對著路對麵的餐館。餐館兩邊的商鋪門前,緊貼著牆壁各站著十幾名特警隊員,全都弓著身子握著手中的武器,做好了隨時出擊的準備。

當萬林舉著望遠鏡慢慢掃過警車旁的幾灘鮮紅血跡時,眼中突然冒出了一股精光,一股寒氣從身上散發出來,那裡顯然是警方負傷人員身上流出的血。

邊上的特警周隊長瞬間就感受到了萬林身上的殺氣,他驚異地望了一眼身邊的小中校,心中驚詫道:“好強的殺氣”

此時,一個警察正舉著擴音器對著餐館喊著,勸說他們放下武器,放了人質。餐館裡麵寂靜無聲,餐館的玻璃門已經破碎,旁邊的大玻璃窗上分佈著幾個彈孔,彈孔周圍密佈著玻璃裂縫,從萬林他們所在的位置看不到餐館內的情況。

萬林舉著望遠鏡仔細觀察著餐館門前,他突然發現餐館門上似乎有幾處不太明顯的血跡,他扭頭問周隊:“歹徒有人受傷”周隊點了一下頭說道:“可能是,當時混戰也冇看清。不過我的隊員報告,歹徒在衝進餐館的時候,有一個歹徒踉蹌了一下”。

萬林點點頭心中動了一下,難怪這麼長時間歹徒冇有動靜,一定是在忙著處理受傷同伴的傷口,想等他傷情稍好後再圖謀逃走。

他將望遠鏡往餐館對麵望去,幾個特警狙擊手分散著趴在對麵樓頂上一動不動,黑洞洞的槍口對著餐館內部,其中兩個狙擊手正收槍後撤。

最快更新,閱讀請。-